追蹤
~*˙(+ - * /)˙*~
關於部落格
~*˙(+ - * /)˙*~忙碌中~~ < 敬告> BL性質...無法接受者請不要點進去唷!
您好喔~~很高興你能來到這兒!
目前因為忙碌(找工作中) 更新速度變慢 還請見諒^^"
留言請自己找隱藏的留言板~~c回復的時間不定期~~( ̄y▽ ̄)╭
  • 21587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45

    今日人氣

    8

    追蹤人氣

你是我的忘憂草(網王)2

遠道而來的客人
 
  「濤哥哥~~我做完作業了~~」流萱歡快的聲音在容家庭院裡響起。的82489c9737cc24
  「抱歉,萱萱,我今天可沒時間陪你玩。」容濤遺憾的說。的67e103b0761e60683e83
  「為什麼?今天週六!」的98d6f58ab0dafbb86b083a001561bb34
  「過幾天就是祖母生日,要準備宴會的事啊。」的8b16ebc056e613024c057be590b542
  「啊?」流萱嘴一嘟:「哦,那算了。要不要我幫忙?」的0a113ef6b61820daa5611c
  「你能幫什麼?」容濤笑道。的26657d5ff9020d2abefe558796b99584
  「抄請柬,我的字很漂亮的哦!」流萱笑嘻嘻的說。的e5841df2166dd424a57127423d
  「好啊,你就到這裡抄吧,免得一個人無聊。」容濤知道她的粘性,乾脆給點事做,何況抄請柬這種事,本來就是「媳婦」的責任嘛。的24896ee4c6526356cc127852413ea3b4
  流萱聽說就拿過一大疊印刷精美的請柬,對照著賓客名單安靜的抄起來。流萱是粘人,但不是吵。給她事情做的話,就會安靜並認真的呆在旁邊做了。的72b32a1f754ba1c09b3695e0cb6c
  一低頭就抄了一個小時,旁邊晾曬的請柬也擺滿了桌子,流萱才放下細羊毫,揉揉手腕活動一下。容濤還在核對與預算宴會賬目,運筆如飛。珠心算是個好東西,小時候為了鍛煉記憶力,容老太太教過孫子珠心算法,為了鞏固,又多練了整整三年算盤。所以現在算賬,只要不是開根號,基本不用計算器。腦海裡自然有一把算盤打得噼裡啪啦響,而且很少出錯。既然是老太太所教,流萱自然也會的。看到流萱呆在旁邊,容濤自然的遞過一本賬本:「看一遍,有沒有錯。」
  「哦。」流萱接過便看起來,只是計算速度跟不上。待到容濤看完所有的收支記錄後,這邊驗算還沒到一半呢。容濤笑笑,拿過剩下的一半驗算過,就拖著流萱去吃下午茶了。
  流萱邊喝茶,邊興致勃勃的說學校的趣事,容濤純當放鬆大腦了。= =|||還真是小孩子的趣事。正說的開心,一個女工進來說:「阿濤,跡部家的先生和少爺來了。」現在台灣搞民主化,老爺夫人少爺小姐那一套早被捨棄,免得有人撮著脊樑骨罵壓搾窮苦人民,蔑視人民尊嚴。所以女傭不再稱女傭,而稱工人,或者女工。女工對家人的稱呼,也變成老先生老太太,先生太太,比其小的就直接叫名字。只對外人還是稱為某小姐某少爺,比如他們會稱容濤娘舅家的兒子為少爺。
  閒言少敘,容濤聽到女工的報告徑直迎了出去,他不需要特別邀請一句,因為流萱自然會跟著出來,這無關粘人,而是作為晚輩的基本禮貌。的48aedb8880cab8c45637abc7493ecddd
  「舅舅,歡迎您來參加祖母的壽宴。」容濤熱情的用日語說道。的26e359e83860db1d
  「跡部伯父,好久不見,別來無恙。」流萱也微笑著打招呼。的7ce3284b743aefde80
  「哈哈,親家母的壽宴是一定要來的,再說這裡風景迷人,正好過來蹭美景美食。」跡部遼一爽朗的笑道:「這是萱萱吧?越來越漂亮了啊。你還叫我伯父?」的66368270ffd51418ec58
  流萱聽說臉微微一紅,但依舊微笑這說:「到時候再改口不遲,免得伯父今天沒準備足夠的紅包,太尷尬。」的2dace7 保護版權!尊重作者!反對盜版!@ Copyright of 晉江原創網 @
  「哈哈,小丫頭好伶牙俐齒啊!看樣子今天沒禮物就逃不掉了。」跡部遼一笑道:「牧野,等下把姬小姐的禮物送到府上。」的f57a2f557b098c43f11ab969efe1504b
  「是。」跟隨在旁的中年管家牧野答應一聲。的371bce7dc83817b7893bcdeed13799b5
  「多謝伯父惦記。」流萱行禮。的d645920e395fedad7bbbed0eca3fe2e0
  「濤哥哥,好久不見。」這邊寒暄結束,那邊跡部遼一的獨子,跡部景吾對容濤問好。
  「景吾,好久不見,聽說你在網球界大放異彩啊!真了不起。」容濤以兄長的語氣誇獎著。
  「萱萱,你好。」跡部景吾用詞親切,但口氣平淡的打招呼。的7c590f01490190db0e
  「景吾你好,歡迎來到台北。」流萱也淡淡的打招呼,未來的表小叔子,保持基本關係就行了。
  一幫人寒暄完畢,就進入容家大宅。因為是親舅舅,容濤就在起居室招待。女工擺上茶點茶具,容濤取了一包凍頂烏龍,熟練的泡起來。的d645920e395fedad7bbbed0eca3fe2e0
  「舅舅,景吾,請!」容濤泡好茶對跡部父子說。的077e29b11be80ab57e1a2ecabb7d
  「不用客氣。」跡部遼一笑道:「你祖母呢?」的5737c6ec2e0716f3d8a7a5c4e0de0d
  容濤笑了笑:「還真不知道,今天一早就不見人影了。」的f47d0ad31c4c49061b9e50
  「前幾天就說要去逛逛的,今天大概逛街去了吧。」流萱想了想說。的47d1e990583c
  「霍拉,還是萱萱知道老人家的行蹤。」跡部遼一調侃。的a7aeed74714116f3b292a9
  「因為我是女孩子!」流萱故意曲解跡部遼一的意思。的233509073ed3432027d48b1a
  的6c9882bbac1c70 保護版權!尊重作者!反對盜版!@ Copyright of 晉江原創網 @
  沒多久,容家父母到家,三個大人寒暄過後就討論起商業上的事情來。饒是跡部已經開始學習管理,還是聽的雲裡霧裡,更別提流萱了。原本日語就不是很強,一大堆商業名詞串下來,她簡直是完全沒聽懂。= =|||容嘉看到茫然的兩個孩子,揮手趕人。容濤也要繼續處理瑣事,也跟著出來了。
  「濤哥哥,現在去哪?」跡部景吾問。的7fa732b517cbed14a48843d74526c11a
  「厄。。」容濤一時不知如何回答,他還有一堆事情要做啊啊啊啊,難道告訴他去辦公室?
  「很忙?」跡部問。的22ac3c5a5bf0b520d281c122d1490650
  「稍微有點,萱萱你帶景吾去逛逛吧。」容濤折中一下。的d81f9c1be2e08964bf9f24
  「我也有些文件要看,濤哥哥帶我去書房吧。」跡部沒興趣跟小表嫂逛,無聊不無聊啊。
  容濤便帶著兩個小的去了書房。流萱把她剛才使用的桌子上晾著的請柬收好,整理一下讓給了跡部,自己則帶著剩下的請柬和筆墨到容濤的旁邊繼續抄寫。跡部打開筆記本打起字來。一時間書房只剩下紙張翻動和鍵盤的敲擊聲。的45645a27c4f1adc8a7a835976064a86d
  又是兩個小時溜過,跡部處理完學生會的文件,正準備休息。抬起頭就看到對面桌兩個人在合作。流萱在抄寫,容濤在晾乾和核對,不知道為何,就讓他想起了「行雲流水」四個字。真是默契呢,他們真的是因為愛情在一起的?不可能吧,相差九歲,怎麼會相愛?如果是兩個人都成年了還好說,可是現在?一個已經完全成熟,一個還是一團孩子氣,想像一下自己去喜歡一個5歲的小女孩。。。。除了「戀童」,再想不出其他的詞彙。嘛,上流社會貌似神離的夫妻還少嗎?是不是真心關他什麼事?台灣這片土地果然很鬱悶,連本大爺都開始無聊了。的4e732ced3463d06de0ca9a15b61
  的3dd48ab31d016f 保護版權!尊重作者!反對盜版!@ Copyright of 晉江原創網 @
  沒多久,請柬弄完了。容濤站起來笑道:「景吾,抱歉,怠慢了。」的6f3ef77ac0e3
  「沒事,我也有事情要處理。」跡部客套的說。的2d6cc4b2d139a53512fb8cbb3086ae
  「現在就開始介入家族企業了麼?」容濤問。的1905aedab9bf2477edc068a355bba31a
  「是學生會的事,還有網球部的訓練單。」的cc1aa436277138f61cda703991069eaf
  「呵呵,景吾還真是喜歡網球啊。到這邊都惦記著。」的9fc3d7152ba9336a670e36d0
  「嗯。」的89fcd0 保護版權!尊重作者!反對盜版!@ Copyright of 晉江原創網 @
  兩個表兄弟也沒什麼好聊的,愛好完全不同,見面又極少,還有九歲的年齡差距,也只能是乾巴巴的客套兩句。的816b 保護版權!尊重作者!反對盜版!@ Copyright of 晉江原創網 @
  跡部眼角的餘光掃到請柬上,發現請柬設計的相當漂亮。封面是淡黃和淺藍組成,由一道弧線分開。中間有一個圓形突起的漢字,不過很複雜,不認識。內襯是淡金色,右邊娟秀流暢的字體,左邊角落寥寥幾筆,一株寫意桃花躍然於紙上。「很華麗!」跡部讚揚。的218a0aefd1d1a4be
  「哈?很華麗?」容濤囧了,這種悠然淡雅的風格是祖母很喜歡而特別定制,不同於傳統的大紅大紫,居然被人稱華麗?的e2230b853516e7b05d79744fbd4c9c13
  「景吾還是這麼喜歡用華麗兩個字。」流萱笑起來,前幾年容濤當兵的時候,跡部過來拜訪過幾次,都是兩個同齡的小孩在一起玩,所以彼此稍微有點瞭解。當面前只有流萱這個同齡人的時候,儘管不熟悉,跡部還是要囂張很多,而不是現在這副彬彬有禮的樣子。不過也是,大家族的孩子無論是怎樣的性格,在客人長輩面前,自然是溫潤如玉的。因為長輩絕不會縱容孩子在外人面前無理。那是暴發戶行為,很掉價的。的b7ee6f5f9aa5cd17ca1aea43ce848496
  容濤更囧,這就是傳說中的代溝?跡部也沒有解釋,幾個人又寡淡的聊著安全的話題,什麼學校的事啦,看了什麼書啦,聽了什麼演奏會啦之類的。沒多久,晚飯時間到。倆老太太也回來了,流萱跟容家諸位打個招呼也回了自己家。的06409663226af2f3114485aa4e0a23b4
  晚上陪家人說了說話,再看了看書。流萱就回了自己房間。隔壁家有客人,自然不想去湊熱鬧。書桌上擺著一個禮物盒,大概這就是跡部家伯父送的吧。基本上每次過來台灣,都會順便給她一個禮物,也不稀奇。拆開一看,恩。。。果然是跡部景吾的父親= =||。。。好華麗的寶石手鐲。。。。而且還是粉色寶石。。。。仔細欣賞一遍,腦海裡調出適合這個首飾的衣服,就收到首飾盒裡去了。
  姬家也是生意人,雖說比不上隔壁家那麼有錢,但一兩個寶石手鐲還是沒能引起大震撼的。倒是跡部景吾妖嬈的性格讓流萱印象深刻,猶記得上次,跡部同學在閒瘋了的情況下讓她帶著去網球俱樂部,一上場就一句:「沉醉在本大爺華麗的技巧之下吧!」搞的她強烈懷疑,這個傢伙真的是那個溫文爾雅的容濤的表弟?真的是有血緣關係的親戚?= =|||他不會是在醫院給抱錯了吧。。。。。帶著這樣的胡思亂想,流萱進入了夢想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